今天是iPod的八歲生日,不經不覺iPod這個詞彙已經有8年歷史,Vinnie Chieco 在自己的部落格中,講述他為這台小機械命名的經過,當時他認同Steve Jobs的觀點,希望這台小機械如同一首小飛船,可以隨時脫離太空基站(iMac)到外面工作(播放歌曲),到燃料消耗掉時可以回中心補充燃料(歌曲及電池),後來他們透過電影《2001: A Space Odyssey》的一句對白:「Open the pod bay door, Hal」得到靈感(補充:片中的太空母艦能夠放出一首命為「Eva Pod」的小飛船),這一個關係類似於iMac和MP3播放器,最後取名為「Pod」並前面貼一個「i」的Apple標記,「iPod」就這樣誕生了。

iPod這個品牌名稱也跟隨大家8年之久,隨後推出了體積較為細小的Nano,有觸控螢幕的Touch,容有大容量硬碟並採用舊外殼的Classic,並在iPod後方加入與特性相符合的名稱,名字清晰容易瞭解他們之間的差異,前方保留「iPod」的這個「姓氏」,表明產品為一個家族,把過時及不必要的產品刪除,精簡化產品線並給予清楚易懂的名稱,當消費者購買時能夠更容易選擇與自己意欲相合的產品。

 

在電腦方面有iMac, Mac ProMac MiniMacbook, Macbook ProMacbook Air,Mac為一台基本的蘋果電腦,在Mac後方加上「notebook」的book字,區分為筆記簿型的類別,再根據體積而劃分出Mini和Air,及貼上Pro標籤的專業機,產品名稱與定位相當清晰,名稱配合得相當貼切,即使不熟識IT產品也能夠透過名稱而區分他們,特別是到當消費者選擇了該款產品後,才選擇產品的機能與尺寸,以iMac為例,不論你買的機子有多大的顯示屏,多少類內核的CPU,是否有獨立顯示卡,統統一律稱為iMac,即使日後有推出更高性能的更漂亮的外殼,新產品會取代現有的型號,名稱依舊稱為iMac,Apple把機體名稱拓展為一個獨立的品牌,即使市場不斷推進不斷更新產品,iMac這一個品牌名稱還能夠延續下去,故此iMac這一個品牌能夠走下11個年頭。

 

相反地,有些品牌會把同類型的產品,根據機能和尺寸劃分起來,然後分別貼上數字型號,為不同配置但相同設計的產品,獨立起來成為一件個體產品,刻意把產品複雜化,單是一款設計的產品,便有十多款可供選擇,這個方法雖然有效統計產品銷售情況,並管理產品生產量,不過亦相對地會擾亂消費者的思維,加大消費者的顧慮,淡化品牌形象,而且硬件機能日新月異,每當有新型硬件推出,產品名稱亦必須跟隨修改,但消費者未必能夠及時跟隨,往往會把購買意欲慢慢淡忘,最終損失始終是產品商。

 

其實Adobe的命名技巧也相當出色,由其是早期的軟件如Photoshop, Illustrator, After Effects, Premiere,單看名稱便很容易理解,那一個是相片編修、插畫繪製、特效合成、影片剪接的工具,不過如Encore, InDesign, Flex等等較年輕的一輩,便很難透過他們的名稱去理解到各自的工作,如果沒有接觸過這三個軟件的朋友,可以先估計一下他們的工作,然後點擊連接,看看是否估中。 正如剛才一樣,不可能叫消費者依靠「估計」去購買一件產品,產品的名稱需要能夠清晰有力的被購買者所明白,要不然你便等著顧客回來找麻煩,一來會破壞品牌形象,二來會破壞產品與產品之間的黏力。名稱可以增加產品與產品之間的黏力,舉例,Macbook以低廉價格主攻學生入門族群,到學生畢業長大進入業界工作,擁有穩定的收入及工作上的需求後,他們很容易理解到Macbook Pro是Macbook的延伸,名稱清昕易明,把入門產品與進階產品互相緊扣;另一個例子在Dell的筆記簿電腦,如果沒有下方的文字解釋,有多少人能夠理解到他們的市場定位,一個入門家庭用戶又應該從那一個類別開始?

 

開發一個好產品需要投放相當大的精力,不過相較起來,想個好名字比開發一個好產品來得容易,花點時間精力想個好名字,會使定位變得更簡單,產品的壽命也能夠拉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