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去的3年間,在網絡的衝擊下,美國報業的廣告收益足足減少了四分之一,相當於約116億美元,隨著發行量下降以及廣告收入劇減,在2009年中旬,《華爾街日報》為網絡版進行收費,讀者只能夠看到部份內容,只有支付每週2美元的讀者才能夠閱讀整篇文章,去到10月份更擴展至手提電話版,可惜在運行了半年,整體讀者的數量只有100萬,而付費用戶的數量更不足整體人數的30%,在這個前車之鑑的情況下,在2010年1月《紐約時報》卻跟隨加入收費模式,不過這個收費模式相當不同,更被業界相當看好,將會帶出一個全新的獲利模式。

 

在2010年1月,《紐約時報》亦正式宣佈將其網站加入收費模式,與《華爾街日報》的「先讓讀者免費閱讀部份段落」,繼而收費閱讀全文的手法不同。《紐約時報》採用了一種「計量模式」,讀者可以閱讀每一篇文章的全部內容,不過每月的閱讀數量受到一定的限制,要是想閱讀更多的文章,就必需要付費訂閱,如果讀者本身是印刷版的訂閱戶,還可以免費訪問網絡版的文章。根據《紐約時報》在發佈會上聲稱,採取收費閱讀的用意,旨在維持公司利潤的同時間,希望可以繼續支付記者的應有工資,並且在搜尋器主導的生態模式當中,讓用戶、文章及網路的連繫,變得更加緊扣。

 

在2010年間先後已經有超過100間的報社,停辦實體的報紙,轉而只提供網絡版的文章,雖然《華爾街日報》的收費模式相當正確,不過在這一個「免費午餐」當道的年代,以「先付費才能夠開始吃」的經營模式來收費,在習慣「免費」的環境下,相對地會把一些潛在客戶都給趕跑掉;反而《紐約時報》的這一個手法看上去更妙,先讓用戶「隨便的免費任吃」,用戶會因為免費閱讀,肆無忌憚的閱讀文章,或許在每月的頭一個星期,用戶就已經把「免費的閱讀量」都吃光光,當日後再遇到有興趣的題材時,會難免忍不住興趣,進而付費觀看,這一種先讓用戶「免費少吃一頓」,當他們「吃得不夠飽」的時候,才向他們收費的手法,除了保持「免費」的環境下生存,也可以慢慢把讀者的肚子「養肥」,當胃口慢慢大起來,自然需要更加多的「食物」。

 

早在2005-2007年間,《紐約時報》曾經向網絡版的文章進行閱讀收費,但不久之後便放棄這種「先讓讀者免費閱讀部份段落」的收費手法,現在又轉為「限量閱讀」的的收費手法,而另一方的日本雜誌協會(包括講談社、小學館在內的50家出版社),亦將於1月28日進行網上收費閱讀的測試,概括90本不同的雜誌,2011年度將力爭實現對網上閱讀進行收費。

 

那一方採取的方式才是正確,就不得而知,不過我們知道報章雜誌需要面對的,是高科技帶動的生活轉變,除了由紙張轉變為螢光幕外,網絡帶動的免費新聞,更大變化的是人們已經無須再透過報章、電視獲得新聞資訊,伴隨博客(Blogger),推客(Twitterer)的湧現,新聞訊息的流通已經不再是由媒體主導,面對由下向上的社會體系,報紙業急切需要的,是一個全新的獲利模式。

 

延伸閱讀:

美國報紙業不敵網絡衝擊深陷倒閉潮

經濟危機重創美國報業:今年105家報紙倒閉